闻鹤唳

低产画渣慎fo
Wb:@雨_Mozker_鹤
雨鹤,幸会。
主要屯图
会一点摄影和书法,会胡思乱想,会写小作文
杂食党
目前沉迷于priest相关

倘若身中乌尔骨之人被掳去了一半魂灵,那么另一半也会很快被侵蚀。


假设每个人的灵魂可以具现化,化为从脊背上夹杂着些许血水喷薄而出的翅膀。常人的羽翼小而窄,善人的羽翼纯白无暇,由善入恶则顷刻间黑成煤球,而乌尔骨更甚,是比黑还可怖的混沌。不幸者一旦被疯魔噬骨,生不如死,再也没可能苏生。


但是有的人不一样,在被拐向深渊的路上,总会像壮士断腕一般把刀刃对准自己,留下未被污染的部分。


一般人是做不到的,在濒临死亡之际,为了活下去,心甘情愿地堕落也未尝不可。那些不一般的人,要么心性坚硬如金石,要么被什么能带来希望的东西记挂着。


于是,有的人徘徊在阴阳际,从魑魅魍魉那一边奋不顾身地往出爬,至死方休。


虽身遭重创,一翅黯淡似死灰,拢住夜晚;另一翅却璀璨耀虚空,恍如白昼。


例如小长庚,一半是邪神,一半是通透的仁义之心,被另一个人紧紧握着。直至长大成人。

评论(5)
热度(53)

© 闻鹤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