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鹤唳

低产画渣慎fo
Wb:@雨_Mozker_鹤
雨鹤,幸会。
主要屯图
会一点摄影和书法,会胡思乱想,会写小作文
杂食党
目前沉迷于priest相关

#月若流金#


他曾将自己当作烟花,早就是无娘疼无爹爱的顾家遗孤,职责是戍守边疆保家卫国。小时顽皮少时狂,挨了鞭子才不浪,他和长庚恰巧是互补一般的存在——若说长庚“人模狗样”,表面温文尔雅内里一腔正气有时甚至有些冷酷无情,那他就是扒了痞子皮下藏着一把血脉相承的潇潇君子骨。就当自己轻狂无正形,不管那天子殿前一群尸位素餐之人狗屁的尔虞我诈人情世故,忠臣当忠君、为国效力便罢,反正终有一天会在边疆万马奔腾中炸得绚丽璀璨,以此守望一方水土的平安,换来万家和睦美满。


哪怕英年早逝,不曾光宗耀祖,也总算没丢了他顾家的门面。


然自从长庚在他弱冠之年闯进他的世界,他积藏了多年的,对父母的,对大表兄的,对幼时伙伴阿晏的深情和柔软终于有了寄托:若是个亲生的儿子,指不定会被宠成混世魔王。李旻梦中,乌尔骨尽头有个顾昀;顾昀心里,饱经风霜的背后还有个干儿子、一个学生、一个愿与他同生共死的长庚。烟火夙愿,前半生选好的道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拍偏了既定轨迹,起初他也哭笑不得。像剥洋葱一样,硬骨头剃开了里面还暗夹着涌动的悲怮和惆怅,越是剥得深越刺得人涕泗横流,不过其中当然有仁慈和柔情。


十年浩劫,使他殚精竭虑守着的这个四面漏风、破败不堪的国家已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,也磨平了他的年少时锐利的棱角,处世圆融了一点、顾虑多了一点、心性也坚定了一点。曾经无人理解关心他,他觉得嘎嘣一下死了无非就是转世投个胎的事;现在有李姓之人名旻字长庚用一辈子守候他,他自不再妄自菲薄,却更有决心以降天之力一扫四境,盛世长久时卸甲归田,寻一处世外桃源。这在紫流金中燃烧的十载春秋终于使他明白了一个事实:



他再也做不成燃烧自己照亮世界的烟花了,却重新做回了顾子熹。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闻鹤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