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鹤唳

开学闭关 有缘再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原介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雨鹤,幸会。
主要屯图
会一点摄影和书法,会胡思乱想,会写小作文
杂食党
目前沉迷于priest相关

关于人际交往

已经62天没和原本关系很好的朋友说过话了……唉

如果她愿留给我一个台阶下就好了,我毕竟有错在先,即使先前道过歉可仍愧对她无法先开口说什么。我不知道她是否因此对我好感全尽,两年多的交集瞬间清零,或是在背后议论过什么埋怨过什么,我真的丝毫不会对其人品产生质疑,反而一直很欣赏她。哪怕先前还因对方未如我所愿地接受道歉而稍有恼羞成怒,现在无奈的同时又想去尽力缓和、修补这些东西。

以前遇到类似的事情时会处理得比较决绝,类似于

「你如果厌恶我,(在你宽容接受我之前)我会尽力远离你的生活不再打扰你,因为我不想添麻烦,也许我也不太喜欢你。」

但如今我真心认为仅凭一次我过火的玩笑,而硬生生地把一个意趣、三观相合的人从生活中强行掰开抹去,实在是得不偿失,实在是太不值得了。毕竟还抬头不见低头见呢……

我看了她女神的作品《杀破狼》后,在目睹党魁粉丝圈子里的乱象,包括浏览一些时事热点时简直急!得!跳脚!纵然心中千言万语悲喜交织也不知道找谁说一说槽一槽,甚至大吼一声或笑得癫狂。大概这种感觉只有她才能理解,而不把我当神经病吧。

也许是我个人的性格缺陷所致,身边的朋友屈指可数,无论在哪个集体中都触摸得到若有若无的疏离感。她有她的姐妹花还有和睦融洽的小朋友圈,大概撇开我也是无足轻重的举动吧……

可是对于我这种人,真的不一样啊。

如果她能看到这些就好啦……

评论(17)

© 闻鹤唳 | Powered by LOFTER